螢幕前民不聊生 螢幕後口袋滿滿
午後,電視政論名嘴陳揮文穿著西裝、打著一條開拉鍊的紫色領帶、開著二手車,出現在台北市內湖中天電視大樓,展開一天冗長的名嘴生涯。

上大節目有如登龍門

他一天要跑好幾個場子。在參加完中天下午兩個小時的「選戰星光大道」現場call-in節目後,他隨即趕赴羅斯福路上的飛碟電台主持「陳揮文時間」;晚上九點他則繼續在TVBS「二一○○全民開講」奮戰兩個小時。這中間若有空檔,像「命運好好玩」、「新聞挖挖哇」這一類的節目他也常上,陳揮文把上通告當作事業在經營。

在成為「二一○○全民開講」固定來賓之前,陳揮文每天晚上在三立「大話新聞」坐上兩個鐘頭。由於他的口才犀利,又敢於跟主持人和來賓唱不同調,拍桌、對罵的場面時而可見,以至於有陳揮文在的地方,總是高潮迭起,不僅吸引觀眾直接以call-in叫陣,也創造了節目的可看性。與他同台的老社會記者吳國棟還一度吃味,向主持人鄭弘儀抗議「打進來六通電話都是找陳揮文,那節目看他一個人表演算了,其他來賓算什麼?」

以目前電視政論節目發展形態來看,兩個主流節目「二一○○全民開講」、「大話新聞」均採固定來賓,製作單位鎖定固定名嘴,藉此也鎖定一定的觀眾與收視率。沒有上述兩個主流節目拉抬(以節目捧人)的名嘴,被其他節目找上的機會就相形變少;只得在一些二線節目「跑單幫」,收入發展自然就不穩定。

很多觀眾經常問陳揮文:為何離開大話?他始終有口難言,因為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,為何突然遭到撤換?不過,他在離開三立之後,一天也沒閒著,立刻轉戰二一○○,不管誰主動、誰被動,總之,他搭上另一班列車,而這班列車也將送他至別的通路。

年收入甚至可達五百萬

果然,在很短的時間內,陳揮文就站上人生的高峰。他開始喊價,按時計酬,一個小時五千元,打破每位來賓三千元的均價,而且坐幾個小時、領幾個小時。粗估他現今每月所得,兩個固定節目加上一個電台主持,至少在三、四十萬元之譜,其他通告還不在計算之列。

陳揮文在節目中常說,他隨時把今天這一集當作最後一集。他深諳名嘴與藝人生涯同樣短暫的道理,所以聰明人必須以時間換取財務空間。以他現在的收入與他初出道時在《自由時報》或ETtoday電子報當記者,每個月不到十萬元的死薪水相比,現在的他已是名利雙收。

認真來說,名嘴漸漸發展成為一種特殊產業,應在○三年下半年之後的事。尤其是○四年的三一九槍擊案,國內各新聞台不約而同從下午兩點開始開特別節目進行新聞評論,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一點才敢收播。若以年代、東森、中天、三立、TVBS等五家新聞台計算,就算同一家電視台邀請的二到三位來賓從早坐到晚,那一天下來十一個小時,至少需要三十位,五家則需要一百五十位。

當時為了搶名嘴,汪笨湖在「台灣心聲」以天價通告費綁住來賓;除了政治人物最低的三千元外,楊憲宏、陳立宏、黃光芹等資深媒體人,都曾領過最高一集一萬五千元的費用,這還不計飛機票與食宿。以節目後期惟一固定來賓黃光芹一集一萬元計算,光靠這一個節目,她每個月就有二十萬元的收入。

問題是,哪有那麼多名嘴得以替換?又哪來這麼多值得評論的政治話題?但是,從三一九到凱達格蘭大道的反扁紅潮,各家新聞台爭搶名嘴,已顧不得內容。胡忠信就有感而發,他曾開玩笑說:乾脆建議各家電視台將所有政論節目集中在同一幢大樓錄影,名嘴也不用發瘋似地趕場,趕到憋尿、超速、闖紅燈了。而國內政論節目開播數量在○四、○五兩年之間達到高峰,創下同時期有十八個電視政論節目的紀錄。

○四年三月也令政論節目創下有史以來的最高收視紀錄。○二年十一月開播首日、收視只有○.○八%(以一%收視率約為十七萬到二十萬收視戶計算,相當於一.一萬至一‧六萬戶)的「台灣心聲」,然而隨著台灣政治氣氛逐年升溫,終於在○四年創下長達半年收視破三%(約五十一萬到六十萬戶)的傳奇紀錄;尤其選前連續兩場戶外獨家專訪兩位前、後任元首李登輝和陳水扁,更令綠營的選情在雲林和台北市起了翻轉作用。

聽多了 不懂照樣能講

根據統計,○四年總統選後藍綠民意對峙,打進「台灣心聲」的call-in數,始終維持三、四萬通不墜;當時汪笨湖在台南舉辦慶祝阿扁當選總統戶外開講晚會,自動自發到現場的民眾高達七萬人,可謂空前絕後。

在「台灣心聲」壓制下,早九個月開播的「大話新聞」,收視率一直無法突破○.八%的門檻,直到○五年底,汪笨湖退場,「大話新聞」才得以與「二一○○全民開講」隔空對峙。
「台灣心聲」結束後,陳立宏、王定宇等人紛紛投靠鄭弘儀的麾下,成為「大話新聞」座上賓。「大話新聞」由主持人鄭弘儀扮演靈魂角色,他每天會在節目開播前一、兩個小時前進三立,看資料,並與工作人員開會、確定議題。

有別於其他政論節目,以三十秒、二十秒打發call-in觀眾,「大話新聞」願意撥出兩個長段與call-in觀眾對話,以及主持人與來賓經常輪番「審問」打電話進來抗議的當事人,讓「大話新聞」因此與「二一○○全民開講」成為今天兩大政論節目。

目前「大話新聞」採取固定來賓制,由於這個節目加上三立下午兩個小時的新聞時事評論做搭配,一旦成為大話的固定來賓,可說近乎名利雙收。

舉例來說,「大話新聞」每集每位來賓可領到兩個小時六千元的通告費,一個月就有十八萬元打底。吳國棟與陳立宏,是三立董事長林崑海直接下令參加三立下午政論主要來賓;加上兩人在民進黨總統初選階段,又各接一個廣播節目,幫民進黨立委候選人站台還另有車馬費,林林總總的各類收益,使兩人的月收入十分可觀。

「大話新聞」捧紅了不少名嘴。以「台灣最大黨」自居的吳國棟為例,他出身中國時報系,主跑社會新聞長達三十多年,草根性十足,加上國、台語雙聲,口條佳,又有老記者的定力,所以自然受到歡迎,而成為「大話一哥」。

三年多前,吳國棟因為打書的關係在「新聞挖挖哇」節目中初試啼聲,進而加入名嘴行列,也終於擺脫退休後一段慘澹歲月,找到事業第二春。吳國棟不諳政治,在成為大話固定來賓前,主持人問他有關政治時事時,他還會發脾氣說:「政治的事不要問我!」然而,政論節目往往可以成就來賓,不懂的,聽久了也敢講,更何況台灣政治人物也喜歡用名嘴。

講政治和搞政治界線模糊

甚至,後來許多名嘴都曾競選公職,這也讓名嘴從政治評論員變成他們口中所批評的政治人物。

民進黨前主席游錫?曾找親綠名嘴選市議員,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同樣不能忽略親藍名嘴的輿論影響力,甚至邀請他們參加立委選前的區域座談,提供建言。即使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也不能例外,在謝長廷發動「綠卡戰」前後,馬英九就曾宴請包括陳鳳馨、江岷欽等多人,交換意見。

但是政論原本應該持中而行,就事論事;只是現在的政論節目,背後多有運作的痕跡;名嘴不僅評論政治,也參與政治。名嘴靠一張嘴出頭天,道理卻變得愈來愈模糊。

better08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